澳门美高梅金殿|官网-【唯一授权牌照】

长沙:草鞋和皮鞋

发布时间:2016-12-27  来源:长沙 政治部    作者:谭峰  字体:   

 

至今不会忘记,高中时候班主任老师那张严肃的面孔,指着我们这一大堆不争气的同学,说出的那句好长时间我把它当作格言的话:努不努力,决定着你们将来是想穿草鞋还是皮鞋。我下意识地看看脚,贴在地上的是一双洗得发白有几处孔洞也还干净的解放鞋。

那时候天天见到的是蓝天,是蓝天下和我父母一样打着赤脚,或穿着烂布鞋、拖鞋、解放鞋勤耕的农民伯伯,皮鞋离我们是那么遥远。我印象中只记得见过一位大高个子农民伯伯穿草鞋,因为他的脚实在太大了,哪里都找不到适合他的鞋,他的草鞋大得像两只船,以至于我后来听到句“脚踏两只船”的话,马上就会联想到他。他是最勤快的,每次挑东西总比别人多出一百来斤,可他的草鞋一直很干净,平平的,感觉软软的。那时候能走的是弯弯曲曲的田埂,或是坑坑洼洼的山路,偶尔才能遇到一位穿着皮鞋钉着响底的城市回乡工人,那时候觉得他们怪怪的是异类,兴许是自己只能望洋兴叹而羡慕嫉妒恨,吃不上葡萄说葡萄是酸的缘故。

而今,天天穿的工作鞋就是皮鞋,可是我真的想不太清楚是否如老师所说我后来努力了,但却是有好多年没有把老师的那句话当格言了。记得刚参加工作的头两年夏天,我都回家帮忙搞双抢,后来他们就不让我做了,说是别让泥巴弄脏了我的衣服鞋子,再后来家乡的土路也修成了水泥路,好多如我父辈一样世世代代的农民也穿上了皮鞋。我觉得最不舒服的要属老牛了,他们的脚掌不像橡胶像塑料,走在硬邦邦的水泥路上又滑又硌脚,这不,它们也慢慢被淘汰了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了,现在看来好像也还蛮喜欢穿皮鞋,特别是我们特警的靴子。每次出操、出勤、处警,我都会把衣服整理好,然后穿上那双黑色的皮靴,每次都记住把鞋子擦得锃亮,因为这样才配这身特警制服,也因为我个子不高,这鞋一穿上我就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了。记得上次应邀到儿子的学校上安全教育课,特意挑选了一套新制服,鞋子打好油擦了又擦也如新的一般。往讲台上一站,顿时就觉得自己高大了,小朋友们都沸腾了,我整个都被热情包围了。班主任老师拍了好多照片发到微信群里,都说特警帅,幸福感瞬间暴发了。第二天我穿个便服送儿子去学校,好多小朋友都跟我打招呼,我好像突然便成了名人。儿子方中也跟着长脸了,他恳切地问我:爸爸,你可不可以每周都到我们那去上课啊!?

穿皮靴一个不好就是热,特别是夏天,那简直是烫。而练兵的关键时期也是在夏天,练的就是作风。顶着烈日,我们特警队员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,站立的时候,就感觉汗水像小蚂蚁一样沿着小腿往下钻,一直钻到鞋子底下,然后被滚烫的地面煮沸,蒸汽又顺着裤管往上蹿,再次凝结成汗,又像蚂蚁爬了回去。终于等到操课完毕,便将臭臭的皮靴脱掉透透风,换上一双布鞋,这才觉得人轻松了。

我没有穿过草鞋,上次去了井冈山,我位老奶奶在纪念馆前打红军草鞋,我特意买了一双,试了试,隔着袜子都刺得脚痛,可我没舍得丢,带回家送给了儿子,也让他试了试,还给他说了一段关于红军草鞋和红军长征的故事,然后我把草鞋像文物一样珍藏起来,我想有一天,等儿子长大了,他兴许也能领略到红军草鞋中所蕴含的精神。

    其实我觉得,穿什么鞋并不重要,只要脚觉得舒服就好。穿什么鞋都一样,只要能走出自己的尊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