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美高梅金殿|官网-【唯一授权牌照】

我的警服情缘

发布时间:2017-06-22  来源:长沙    作者:彭勇为  字体:   

 

长沙环城交警管理大队退休民警  彭勇为

 

猴年末,我脱下制服,回家与花草鸟虫为伴,与我们球队的老头们为伍了。三十四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。“年少鸡鸣方就枕,老人枕上待鸡鸣。转头三十余年梦,不道消磨只数声。”岁月的流逝,不光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,也将我满头的乌发吹成了雪白。一日在家,闲来无聊,鬼使神差般地打开了衣柜。衣柜的最上层有个包裹,拆开一看,里面有四套崭新的警服。“七四式”、“八三式”、“八九式”、“九九式”,这些警服记载着我的青春年华的青涩,记载着我初为人父的喜悦,记载着我的平凡岁月,记载着我的人生感悟。默默地坐了下来,点起一根香烟,思绪也随着烟雾越飘越远。

1982年,我从建湘瓷厂招考到了交警支队。那时,发的警服是“七四式”,上百下蓝,象征着风清气正。第一天穿上警服的我,忍不住心头的兴奋,在湘江边狂跑啊,呐喊啊,热情的向每条过往的渔船打招呼。在橘子洲头高声朗诵着“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。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,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。”幻想着自己就是那只在长空翱翔的雄鹰,那条在水中潜游的飞鱼。从此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

转眼一年过去,换成了“八三式”警服,橄榄绿,象征着和平。那年,我在支队秩序科。每到早晚高峰岗的时候,机关民警就会增援路面,我被分到了“五一广场”岗。那时,“五一路”全线都架设有广播,每到晚上6点,广播会准时播放肯尼·基的萨克斯曲《回家》。隆冬的黄昏飘起了雪花,昏黄的灯光裹着雪花扑向夜归的人,《回家》悠扬的声音催促着行人的脚步。而我,站在手势指挥台上,一身橄榄绿伴着飘舞的雪花。于是很自豪的想起了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。”想像着自己就是那颗青松,于是,背更加挺拔。停车、直行、左转弯手势越打越有劲。

转眼6年过去,“八九式”警服问世。“八九式”警服是对“八三式”警服的改进。在大致不变的基础上,“八九式”警服的裤子取消了侧红裤线。红领章改为松枝衬托的红色盾牌领花,内有金色五角星。大檐帽增配了金黄色丝编装饰带。那年,儿子4岁了。夏季的旁晚,刚回家的我连警服还没来得及换,儿子便迫不及待的将我拉到湘江“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”去了。夕阳照在水面上,波光粼粼。仰面躺在江面上,感受着极目楚天舒般的寥廓。兴致之余,便告诫儿子,做人也好做事也好,要有“不管风吹雨打,胜似闲庭信步 ”的淡定,还要有“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”的勇气。

“九九式”警服的颜色,选用了与国际警服主流色调相一致的藏青色,完全区别与军队的草绿色,形成鲜明的警察制服体系。尤其是采用国际通用的型号制,实行量体裁衣,对每一位民警进行量体,按人制作。这一年,正是交警支队大刀阔斧地进行勤务改革的时候,“以点带线,由线到面”的勤务模式切实提高了民警的责任心和履职能力。为确保新的勤务模式能贯彻执行,支队成立了督察大队,由我担任大队长。于是,我带着队员们起早贪黑,披星戴月地忙碌了3年多。

“但见时光流似箭,岂知天道曲如弓。”该放下的我会放下,该珍藏的我会永存心中。新的战场属于年青一代的战友们,愿年轻的你们以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”的豪迈之情,以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的迫切心情去描写新的蓝图。